怀石

久眠。

有个穿红裙子的女人,慵懒的靠在露台边的围栏抽烟,橘色卷发,绿色的眼睛,还有淡淡的雀斑。风把她的红裙子吹起来,露出白花花的腿。薄唇吐出一缕缕烟,然后飘起的烟也被风吹散开,淡淡的烟草味钻进鼻腔,一直钻进我的心里。


做了甜美的梦,和另一个女孩共度良宵。也许是独身太久的缘故吧,欲望也冒出来了。


啊…其实…也希望有人能够喜欢我。


我明白自身不够优秀,充满病痛的瘦弱的身体是没办法吸引别人的。所以…我不敢恋爱啊,因为我不配。这副身体,没办法满足别人的。


害怕别人看见,害怕别人触碰的这副身体…唉,大概一生都只能一个人度过了。


圣诞快乐♡
和朋友快乐组队
第二张因为遇到特别配合的路人亚瑟所以也放一下…是组队这几局唯一一个五人一个系列皮肤的。
kpl团战精神和夏季皮都差一个人就不放了 ฅ( ̳• ◡ • ̳)ฅ
祝大家新年上王者呀

我也!太无能了吧!!


没办法解决问题…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大半夜就是管不住能怎么办????不过人家也道歉了啊。


天哪…可是正是这个道歉,让我特别有挫败感,特别委屈和无可奈何。我真的很想发脾气的,可是她道歉了我就不知道脾气往哪里发,只好自己委屈唧唧的哭,明明我睡觉很吃力诶…花了一个小时躺在床上,好不容易快睡着可是…被你吵醒。


你们难道这么了解我吗,知道一给我道歉我就不好意思乱发脾气了?可是我真的很努力的睡觉了…我的努力被你破坏了,然后用一句道歉补偿。


我真的无可奈何。我觉得自己又蠢又无能,明明只是睡觉而已怎么那么困难…甚至还因为睡不着觉而流泪,想要去死。


做个美梦我都不奢望。我只希望我能熟睡,每天都能获得充足睡眠就可以了啊。


我现在哭也哭不出来了,就这么点愿望,真的是太折磨人了,如果实在不行还是死吧。每天睡眠不足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杰克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刻,杰克醒来觉得浑身黏腻,于是进浴室冲了个澡。她赤裸着从浴室走出,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牛奶。这个时候没有人回来找我的,杰克笃定地想。手腕稍一用力,瓶盖发出清脆的“咔哒”声,正好与玄关的开门声重合。

梅斯进门就看见身上还在滴水的杰克正举着牛奶瓶猛灌。

“wow~甜心,身材可真不错。”

杰克被牛奶呛到了。她大声地咳嗽了几下,然后狠狠地瞪着梅斯,用眼神威胁她最好快点回避。

但梅斯没有回避,反而大大方方地坐在杰克的沙发上。眼神也一直落在杰克身上。她抬了抬手,杰克看到一兜零食,以及最新发售的游戏光盘。

“天!我的大小姐!”杰克抓起一件衬衫。“下次可不可以告诉我一声再来,你这样我会得心脏病的。”她对着身后的镜子穿好衣服,发红的耳根被梅斯看在眼里。她拿出一袋薯片,然后“刺啦”一声地撕开。

“宝贝儿,你的屁股可真性感。

“简直和我一模一样。”

窗外的蝉鸣在杰克的耳朵里越发的聒噪,她开始心烦意乱起来。

杰克一直不知道自己的性取向是什么,她是女人,却没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她既和男人调情,也和女人亲热。她有过许多拥有火辣肉体的情人,可她一直都没有找到过爱的感觉。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无爱者,直到梅斯的出现打破她的认知。

她与梅斯在夜店相遇,那天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找一位身材火辣的伴侣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而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这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位“第一次来夜店的纯情美人儿。”

很显然梅斯注意到了这位“纯情美人儿”并上前搭讪。杰克觉得自己的身份转变的有些可笑(因为平时都是自己搭讪别人),但她礼貌的拒绝了梅斯并表示自己今天没有兴致。

梅斯只是笑了,并没有表现出尴尬的样子,这时远处走过来一名男性,搂住梅斯的腰开始与她热吻。没过多久,又来了一名女性。梅斯一只手抚摸另一个女人的脸,一只手勾着男人的下巴。她轮流与他们亲吻,热切的好像马上就要在这周围全都是人的地方打上一炮似的。

看样子她是这里的常客。杰克看着这一幕,忽然没来由的上前牵起梅斯的手。梅斯只是稍显惊讶,然后暧昧的对她眨眨眼。

“我突然想做了。”杰克语气冰冷。

梅斯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然后回头对那对男女说:“今天可不能陪你们玩了,我得优先照顾我爱撒娇的小情人儿~”

男人除了微笑并没有过多的反应,而女人则表示遗憾。他们在杰克拉着梅斯转身离去之后便又在一起拥吻。

杰克拉着梅斯走到大街上之后就放开了她的手,梅斯被她这一出弄的有点摸不着头脑,她眉头微皱,盯着杰克的眼睛一言不发。

杰克有一双充满柔情的绿眸,梅斯与她对视了几秒便缴械投降,“宝贝儿,虽然你是我跟喜欢的类型,但也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毁掉我的美好夜晚。”

“去我家。”



随便写的一个冬季偶遇,我永远喜欢r樱。

临近黄昏的时候,冬木市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间桐樱伏在前台,注视着玻璃窗外的雪。她在这家咖啡店做兼职有一段时间了,还从来没有像今天客人这样少的时刻。不过这样也挺不错的。她揉了揉自己的腹部,无力的趴下了。

今天…稍微有些不舒服呢。

雪片静静地飘落,今天没有风,没有客人,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缓慢。间桐樱想着,头脑渐渐昏沉起来。就在她即将沉入梦乡的时刻,咖啡厅门口的铃声适时地响起。

“欢…欢迎光临!!”间桐樱忽地撑起身子,“请问您需要些什么?”她慌乱的地寻找着饮品单,生怕自己刚才的懈怠会让客人感到不快。但还没等她找到,那人先一步开口说:

“一杯美式,谢谢。”间桐樱松了一口气,貌似没有生气呢。她起身去拿冲咖啡要用的东西,那人又说:

“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不用那么着急。”

间桐樱听了更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抱歉,但同时心里也生出感激。她一边慢慢做着咖啡一边回答道:“你真是个好人呢。”

“…是吗。”那人迟疑了一下,间桐樱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将对话进行下去了。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直到咖啡做好。间桐樱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不过那人也没有催促,而是耐心的在前台边等待,默然看着间桐樱忙碌的背影。

“咖啡好了。”间桐樱把咖啡杯放入袋子,这时她才看清这位客人。客人是一位年轻的女士,有一头及地的长发,她五官立体,瞳色特别,身着黑色大衣,高耸的鼻梁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镜,肩上有一些融雪的痕迹。看来是一位在雪中走了许久的外国客人。

“您很冷吧。”间桐樱转身撕下小票,“也不知道您要热的还是凉的”她笑了笑,把小票也放了进去。“我看外面下了雪,给您做了热的,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女人不再面无表情,接过纸袋时也报以一笑。

“谢谢你。”

雪还在下,消失的风让一切声音都十分明显。间桐樱听着女人的脚步声,恍惚也能听见雪片落地的声音。拿着咖啡的女人走到门口,忽然回头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樱,间桐樱。”

门铃声又响起,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在那之前,樱听见女人对她说,

“美杜莎。”

之后就是r姐老去买咖啡,然后一来二去两个人快乐的在一起啦。

别人要的

哲学家赤樊樊:

竟然…………

ironspider:

荷兰在学校成绩一直不好,他父母一直鼓励他努力过就好,成绩不重要。他曾经在学校被同学欺负。有些单词他直到现在都不会念,比如croissant。他现在讲话的单词词汇量和语法都很简单,听上去总像是个单纯的孩子。
这一切都是因为失读症。

荷兰从小被确诊为失读症患者,表现为注意力失调和读写障碍。这种症状是毕生无法根治的。
他现在能够成为一个出色出名的演员,其中究竟付出了比常人多了多少倍的努力,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数以千计的采访中,他也很少提及自己的症状。大家都拿croissant来取笑他的时候,他开玩笑说这个梗太老了,希望能换个新梗。这是个多么温柔甜蜜善解人意的年轻人啊。

他拍蜘蛛侠的时候学美语,拍朝圣的时候学盖尔语,在韩国宣传的时候学韩语(喂😂😂😂)看到这样的他,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努力呢?

荷兰鸡汤,你喝不喝?😏

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内心的软弱,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满是怀疑。我假装无情,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 马良《坦白书》

深有感触。